首页

You are here

(转)数字化阅读急需告别“碎片”

蒋勋细说红楼梦”“曾仕强解密《道德经》”“张大春细说三国”“朱广权说水浒”……如今,听书软件中的一系列古典名著讲解音频颇为热门。在蜻蜓FM、喜马拉雅电台、网易、豆瓣、爱奇艺等各类网站和APP上,这类视频、音频已然成为炙手可热的文化产品。当文化经典遇上新媒体传播,我们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阅读时代(《新华日报》2017年9月14日)。

听书,无疑已成为一种新的阅读方式,在某种程度上,为人们的阅读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。但其碎片化特性所显示的弊端也不能不警惕。

碎片化阅读,其特点和出现的原因在于“便利”两个字,现代生活节奏快,便利的阅读方式有利于知识的普及,有利于知识面的拓宽。但同时,碎片化的阅读,不利于深入地学习和研究,不利于知识的积累。著名作家韩少功认为,数字化的碎片式阅读,大大降低了读者的有效阅读量。而且目前网络出版物的整体质量不高,这样的阅读不能让读者的知识得到真正提升。

告别甲骨青铜、竹木简帛,时至今日,“阅读”本身正变得前所未有的轻盈与丰盛:不必捧着典籍摇头晃脑地“苦读”,取而代之的是“指尖阅读”,手指一动,讯息纷至沓来;不必舟车劳顿访书借书,备一电子设备,随时随地都携带着一座“图书馆”。“阅读”的姿势,也由洗手焚香,变成了躺着歪着斜着——舒服就行。让人“舒服”的快餐阅读、浅阅读成了流行。

身处网络时代,信息的检索与查找非常方便,能够节约大量时间和精力,但这种便利也改变了我们的阅读习惯,我们喜欢直奔主题的阅读,在过去看来这未免急功近利。而当我们适应了碎片化的阅读后,就如同坐上了飞机,能够很快到达目的地,但是对于沿途的景观却只能走马观花,不甚了了。也就是说,今天的人们并没有将因检索而节省下来的时间用来丰富生活,而是令其空虚化了。

阅读碎片化的“利”和“弊”是共生的:在信息时代,信息丰富多元,碎片化阅读促进了交流,人与人之间的交集多了;但人们多凭借表层化的话题进行交流,不利于形成深层次的思想共识;碎片化阅读带来海量信息的背后,是知识来源的随意和不可考。过于零碎的阅读,容易使人阅读、理解大部头书籍和主题严肃的文本时产生困难。譬如,人们对于某部书的了解,往往并非通过真正的阅读来完成,而常常是通过“阅读碎片”获取的,这样就会造成很多误解。当人们习惯于简单的口述和拼接后,就很难主动理解和阅读,这就容易造成思维的惰性,用检索代替阅读和思考。我们本来希望通过工具来解放人的劳动,获得更多的自由,却不想落入了新的陷阱之中。

数字化阅读值得称道,但告别碎片化仍有不短的路要走。(作者:吴学安)

 

 

文章来源:

http://paper.jyb.cn/zgjyb/html/2017-09/25/content_486159.htm?div=-1

推荐人:周文娟


新闻类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