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You are here

(转)立体深度地走近别人,才能照见自己

——整本书阅读策略及阅读举隅

优质阅读其实就是打破在现实牢固塑造中的自己,不断更新自己,摆脱眼前,向着优异、卓越、不同寻常迈进。这是经典阅读之难,这也是经典阅读永恒的骄傲。

整本书的阅读为我们提供了更为恢弘的阅读时空,因此,我们要在更宏大、更持久的世界里,有规模地建构自己。

部头大、内涵深、时间少、指导难,构成了推动整本书阅读核心的几大难点。在现实环境中,我们的整本书阅读,特别容易流于形式。为了考查的需要,一些学生靠简介及下载相关分析文章应对。教师在推动过程中,也往往将高贵的阅读演变为对书中相关情节静态的知识性考查。特别是在阅读过程中,师生缺乏高质量的对话,这样既激发不起一般学生阅读的兴味,也使阅读程度较高的学生倍感寂寞

阅读,特别是名著阅读,可能是艰难的,当然这是一种令人振奋的艰难。因为越是经典名著,作家的生命突进就越高迈越辉煌,思想进入就越幽深越别样,心灵呈现就越灵动越繁复,这一切都可能与我们的现实理解现实意识拉开了很大的距离,产生了很大的隔膜。经典名著常常让被现实牢固塑造的人感到尴尬不安,甚至是难以理解,乃至浑然无味……离我们的意识很远的东西,我们一般容易不感兴趣,会产生隔膜。所以,优质阅读其实就是打破在现实牢固塑造中的自己,不断更新自己,摆脱眼前,向着优异、卓越、不同寻常迈进。这是经典阅读之难,这也是经典阅读永恒的骄傲。

整本书的阅读为我们提供了更为恢弘的阅读时空,因此,我们要在更宏大、更持久的世界里,有规模地建构自己。好的阅读是一种共建:我们构建阅读,阅读也构建我们。好书要反复读,并且在作品中反复关联自己;不断与自身发生作用,这样才能不断推进自己的体验与思考。而且,我们还应该在成规模的阅读过程中,逐渐诞生对自己行之有效的读书方法。因为从更内在的意义上讲,读书方法可以借鉴,但似乎并不是别人传授的;读进去,方法渐渐会自得;读不进去,别人说的方法徒多,无用。

要读出作品的、作家的惊心动魄来,这是阅读很过瘾的地方。作品读到最后,一定会有作家这个出来,要努力在文字的波海中,读出作家的生命特质与生命起伏,要读出他的徘徊战栗,也要读出他的开阔深远……读者优质的阅读个性,常常会展现出来一种令人震撼的、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的对作品的逼近。整本书阅读是一次伟大的航行,我们都是了不起的水手,让我们在无尽壮丽的海面上出没于文字的风涛之间,去扬起我们生命的白帆。大海塑造我们,海天浩瀚,翔鸟飞霞,会融入于胸中,化为我们的气血;其实,我们也终将塑造大海。没有圣地亚哥(《老人与海》的主人公)的大海,将是多么寂寞。

在读一部作品的时候,宏观的主题叩问与微观的感受体验(细节的、语言的),二者之间要相互补充,互为表里,彼此完善。没有局部真切的体验,整体的感受与理解一定难脱别人的、概念化的窠臼。缺乏宏观的主题叩问,所有的细节都会了无生趣,只是一种固化了的知识,犹如离开了大海的死鱼。不少人读书,只是停留在对情节的追逐与再述中,这不是读书良好的效果。南宋人陈善在其所著的《扪虱新话》中,讲到读书须知出入法。他说:读书须知出入法。始当所以入,终当所以出。见得亲切,此是入书法;用得透脱,此是出书法。盖不能入得书,则不知古人用心处;不能出得书,则又死在言下。惟知出入,得尽读书之法也。像陈善这样读书,书才能是你真正的朋友——对朋友,既要有一份出自心头的敬佩与尊重,又要有手拉着手的亲近与欢愉。

《平凡的世界》阅读中有一个涉及到全篇非常重要的关键词,那就是——世界。何为世界?对世界一次内涵的核心性理解会涉及到我们对整部作品的解读。

改编自路遥同名小说、由毛卫宁执导的电视剧《平凡的世界》里,有关少平,编剧设计了这样的一个重要情节。少平高中毕业返乡务农,做了乡村教师。一次他上课的时候,原本讲授的课程内容是郭沫若的《水调歌头 粉碎四人帮》,但脑子一分神,他记起了与晓霞交往的诸般情景。在回忆中,晓霞一次次将少平的思绪与内心导出现实的乡村,引向了广袤无限的远方。是的,在他们的交流中,那个无尽开阔的远方,已经深深地被注入了这位农家青年的心中。少平在心底深处萌生了要做一个有另外世界的人的强烈愿望。少平的心中,波涛起伏。想到这里,他脑海里便一下子涌现出了很多要紧的话。面对自己的学生,他郑重地、有力地在黑板上写下了两个大字——世界。他庄严地向学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:希望他们不要等到他这个年龄,才能理解世界这两个字的深刻含义。

这里出现了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——世界。何为世界?这仅仅是个地域性的概念吗?具体上课的情景在原著里是没有的;但原著里有这样的表述:在田晓霞的影响下,孙少平一直关心和注视着双水村以外广阔的大世界。对于村里的事情,他决不像哥哥那样热心。对于他二爸跑烂鞋地闹革命,他在心里更是抱有一种嘲笑的态度,常讥讽他那心爱的空忙。他自己身在村子,思想却插上翅膀,在一个更为广大的天地里恣意飞翔……”(中国文联出版公司,19884月第一版)

原著中少平并未直接表述世界的概念,但世界确是这些具体内容最核心的一个概括。我们在这里所强调的世界指的是不被现实彻底限制、占领乃至征服,不向现实彻底交出自己的不屈与抵抗,不让现实在自己的身上显示出强大的力量。不去主动充分地适应现实,也不会不断促进与帮助这个现实不因为世界错了,也跟着错,甚至还为此沾沾自喜,以为自己不孤独,以为自己沐浴了堕落世界的荣光。(熊培云《我改变不了世界,我能做什么?》)

一个心中有世界的人,就是能够在人与苦难较量的过程中,展现出人类内在心灵世界与精神世界的强韧与广阔,自由与伟力,展现出人内在的尊严。就是在逼仄困窘的现实中,在精神上具有的那一种突破力、爆发力、强韧力。小说中3个主要人物少安、少平、兰香,他们都是有自我世界的人,他们都没有对自己眼前的现实俯首称臣,更没有主动迎合献媚。这部作品于此处,诞生出了抵于内心的大颤动。

优质的阅读是能直抵内心的,一个人即便是平凡,也应该是有世界的。我想这或许就是孙老师特别想与他的学生交流的内容。在我们立体、深度走近别人的时候,我们才可能在更大更深的程度上照见我们自己。这正是小说阅读(整本书阅读)之于人最重大的意义。

(作者单位:北京教科院基教研中心)

 

文章来源:http://paper.jyb.cn/zgjyb/html/2018-04/16/content_497380.htm?div=-1

推荐人:周文娟


新闻类别: